版权信息:江苏中印印务集团有限公司    地址:江苏省江阴市新华工业园 新澄路8号    电话:0510-6270666 6279777    0510-6270888  6270999    苏ICP备1204169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扬州

新闻中心

昔日新闻纸巨头福建南纸将面临“ST”命运

浏览量
  昔日新闻纸巨头,如今却连续2年亏损,若今年再亏,南纸将面临戴“ST”的命运。福建南纸为何由盛转衰,有何内因与外因?华信石油为何重组南纸最终失 败?南纸最终有何扭亏手段?神秘的私募为何一直潜伏在南纸?本周三(10月24日),记者前往福建南纸进行探访,从南纸内部职工到南平当地知情人士,都对 南纸的没落唏嘘不已。
  现象
  厚利转微利新闻纸由盛转衰
  “山围八面绿,造纸中心地。”这是着名诗人郭沫若1962年秋视察福建南平时留下的诗句。在2000年之前,福建南纸还是全国最大的新闻纸厂,最辉煌时,新闻纸的产量约占当年全国新闻纸产量的四分之一。
  “在上世纪90年代时,我记得南纸门口的运纸车排成长龙,上至人民日报等中央媒体,下至地方报纸,上门求纸的报媒老总络绎不绝,那估计是南纸最好的时光 吧。”南平人老柯回忆起当时场景唏嘘不已,那时南纸一纸贵千金,尚在计划经济时代,新闻纸产量都是可控的,因此拿到批条的报媒,明年用纸就有了保证,而没 拿到的,则要留在南平“软磨硬泡”。
  10月17日,从福州驱车至南平,记者一进入南纸厂区,就被占地近千亩的厂区震住了。南纸董秘李永和告诉记者,南平有“五南”,分别是南纸、南纺、南铝、南缆和南孚,南纸是产区最大的,最辉煌时有近6000名职工,目前只有2800人左右。
  南纸由盛转衰,原因甚多,其中主要原因是纸媒销量下滑,新闻纸原料价格翻几倍,而随着俄罗斯和加拿大廉价纸浆涌入国内,新闻纸原浆价格大幅下滑。新闻纸行业正从厚利行业转向微利行业,受体制以及转型较慢的影响,南纸受冲击尤为明显。
  福建南纸董秘李永和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造纸的原材料价格低廉,如一吨煤才一两百元,如今则翻了几倍,近年来,溶解浆的价格持续下滑,从最高时的每吨7000多元,掉到现在的4000多元,此消彼长,让造纸厂很“受伤”。
  此外,从国内看,由于扩产马不停蹄,国内新闻纸竞争异常激烈。随着华泰、晨鸣等新闻纸巨头相继上市,南纸的产量和品质优势不在。如今华泰每年产量可达200万吨,成为国内巨头,而南纸目前产量只有30万吨,随着国内造纸厂纷纷上马新闻纸项目,纸浆价格持续低迷。
  调查
  产品单一 转型太慢
  “南纸在黄金时期,缺乏战略眼光,那么多的盈余资金,都没有投资建设其他项目,如地产、农业,甚至上马一些其他细分纸业项目。”福建南纸一名内部员工如实说。
  看看国内华泰、晨鸣等其他新闻纸企业,早几年就计划投产其他的纸类项目,如生活用纸、瓦楞纸、包装用纸、广告用纸、铜版纸、涂布纸等。事实证明,这些纸类的需求在国内还是很高的,且有大量的缺口。
  比如我省的其他纸类上市公司,安妮股份就抓住了细分纸类市场,专门生产供超市和刷卡机使用的热敏纸。安妮股份最近披露今年三季报净利预增114%至196%,盈利能力仍很强,发展势头良好。
  申银万国福州营业部投顾傅黎明认为,南纸主要受制于体制原因,作为国企,职工队伍庞大,而要转型,每走出微小一步,都要层层报批,还要牵动各方。长期以来,南纸产品只有新闻纸,结构过于单一,如果产业供求关系失衡,必然被波及。
  记者发现,在国内造纸业内,转型是多数企业的共识,如华泰股份,几年前不仅投产了盐化工、双氧水,甚至加入多晶硅项目。而另一造纸巨头晨鸣纸业,不仅早早介入铜版纸项目,甚至还设立绿色环保产业基金,介入PE。
  虽然多元化是把双刃剑,但在经济增速下滑的大背景下,多元化也意味着多条生存渠道,也多了个盈利点。
  重组搁浅 股价遭腰斩
  就在福建南纸深陷亏损泥潭之时,上海一家名为华信石油的公司看上了南纸的上市“壳”。当时,国内私募、公募都看好南纸股权转让,福建南纸股价甚至还一度 坚挺,在去年成为闽股表现最好的公司之一。可谁知,这个股权转让在今年上半年夭折,南纸从7元之上,直线下降,滑至3元附近,几近腰斩。
  公 开资料显示,2011年11月26日,福建省轻纺(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拟以公开征集受让方方式转让福建南纸2150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9.80%。 截至2011年12月23日17时30分,收到有效受让方意向书及相关材料一份,提交人为上海华信石油集团有限公司。根据该公司提交的受让意向书及相关材 料,该公司拟以每股5.341元人民币的价格受让该部分股份。
  若股权交易完成,华信石油将成为福建南纸的新东家。资料显示,华信石油成立于2003年2月22日,注册资本8.46亿元,业务主要为石油化工原材料及添加剂的国内外贸易,为民营企业。
  但由于公开征集的唯一意向受让方上海华信石油集团有限公司为非国有企业,此次股份转让将涉及福建南纸第一大股东由国有变为非国有,职工对此提出了一些诉求,福建省轻纺公司会同福建南纸对职工诉求进行了论证和商洽,拟订了职工分流安置方案,征求职工意见。
  而由于福建南纸是由老国有企业南平造纸厂改制设立的,职工人数多,职工分流安置费用总额较大,福建省轻纺公司与上海华信石油集团有限公司双方又无法就职工分流安置费用支付事项达成一致意见,因此未能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终止股份转让事项。
  记者在福建南纸内部了解到,其职工分流安置费用总额,加上受让费用11.48亿元,华信石油需要拿出的资金高达15亿元。高额的安置费也逼退了华信石油,使华信将目光瞄向安徽的华星化工。
  9月27日,福建南纸股价掉到3.03元,股价创3年来最低。福州一券商分析师说,华信石油的输血不仅可以救活福建南纸,更可以助其成功“转型升级”,而华信退出南纸重组所产生的影响,可能有待时间检验,但留给南纸扭亏的时间已不多了。
  年末扭亏不确定 ST可能性增大
  除了业绩堪忧之外,福建南纸资金面也较为紧张。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福建南纸总资产39.4亿元,负债合计25.26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64.11%。公司一季度现金净流量为-2.45亿元。而到了今年中报时,每股亏损0.318元。
  随着亏损额的增加,南纸戴上“ST”的可能性也变得越来越大。
  在重组受阻、营运资金紧张的困境下,福建南纸随后开始了自救行动。今年8月,福建南纸不得不采取出让土地、抵押林权融资等方式来渡过难关。
  8月15日,福建南纸称,为保证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所需资金,董事会同意将公司拥有的52380亩消耗性林木资产作为抵押物向工商银行南平延平支行申请融资,融资金额不超过5200万元,融资和抵押期限为1年。
  同时,福建南纸甚至将拥有的厂区周边等五宗闲置地块及地面附着物由南平市土地收购储备中心进行收储,调整为经营性用地。上述五宗地块的土地及地面附着物 评估值为6377万元。福建南纸称,上述五宗地块及地面附着物的收储和出让返还所获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生产经营流动资金和发展资金。
  “持续亏损,要想在短时间内扭转,并不容易。”福建南纸有关人士坦言,在没有外力作用下,年内扭亏不易。
  神秘私募潜伏南纸
  一家名为平安信托睿富一号的私募从去年中期就潜伏福建南纸。而除睿富一号外,神秘自然人张福彬、薛东来、李府清、姚燕敏、邓振华、杨立华等都进入南纸前10大股东之列,且持股股本十分接近,外界解读为或为私募“马甲”。
  平安信托睿富一号是什么来头?福建南纸董秘李永和称,该机构并没有来南纸进行调研,包括此前的华商盛世成长基金也曾持股市值近一亿元,也没有来公司调研过。
  从睿富一号介入时点来看,应该被套南纸上。“从盘面来看,明显感觉有资金在做南纸,估计很可能是前期私募被套,想及时解套。”中信证券福州营业部投顾林坚坚说。
  而此前,市场传言南纸涉“页岩气”购买美国石油,后被南纸澄清是无中生有。分析师称,此可能是私募在寻找各种解套手段。
  在华信重组失败后,南纸大股东福建轻纺曾表示,3个月内不会讨论重组事宜。这或许意味着,今年寒冬对南纸人而言,可能会更加寒冷。